[布蘭登觀點 011] 視野的重要性

我是布蘭登,畢業於台大數學系、商研所。與台大物理系、光電所畢業的 TP 一起管理基石創投 (我們是另類的理科創投?)。研究所時期對於網路創業與創業投資產生興趣,經過初創企業與大公司的洗禮,之後投入創投產業至今。

The Future is Unwritten.

自己一人獨處時,腦中常常會有許多的想法與小劇場發生,大多時候許多想法就這樣消逝而去,有些則是變成布蘭登自己的觀點。後來覺得還是要把這些微小的觀察與想法記錄下來,才能夠知道自己這些年來思想上的轉變。於是除了 [創業者這樣說] 與 [VC 101] 外,我又新增了 [布蘭登觀點] 來記錄自己的想法,也跟大家分享。

這幾天有空跟基石的 LP 閒聊了一下,我的 LP 問我對於台灣新創的看法為何,特別是我跟他聊了我們最近在東南亞看到 Startups 的狀況,對比他感受到的台灣 Startups,他就拋出了這個議題:「到底是怎樣的狀況造成兩邊的差異?」

視野

我認為「視野」或者是「眼界」可能會是造就兩者差異的原因之一。一個是對於市場的感受,另外一個是你周遭相處的創業者。

市場

如果你待過美國、中國市場或是世界級的市場,你大概才可以想像那個市場有多大。新加坡創業者對於市場太小這件事情,從他們創業第一天就知道了,這些創業者幾乎很少只想在新加坡市場發展而已,他們會運用他們過去工作的人脈,了解馬來西亞、印尼、菲律賓、越南、泰國等國家的狀況,有機會也會飛過去了解市場的狀況,當你了解你的戰場不只眼前的這個戰場時,你就會產生急迫性以及相對應需要有的「速度感」。

創業者

台灣這幾年的狀況,雖然也有許多新興的創業者出來創業,陸續也有些創業者拿到資金,但如果拉到區域級來看,可能還是有點差距。在台灣,如果你有機會拿到種子輪募資、A 輪募資,你大概就是 Startups 裡面的前段班,可以對於這些經驗侃侃而談。但作為一個區域級的 VC 來看,他就會把你跟其他 Startups 擺在一起看。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,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,以大數法則而言,目前我看到的東南亞創業者,一般而言的 Founder Quality 都是比台灣的來得好。他們的好並不是他們比台灣的創業者聰明,而是「視野」造成了這一切。

舉例來說,我們上週參加了一個東南亞 VC 的 Networking Event,裡面有歐美、新加坡、中國、日本、台灣、香港等區域的投資人,而同時東南亞的創業者也參加了這樣的活動,其中不乏募集了 Series A、B、C 以上的創業者。在這樣的活動中,最重要的就是資訊交換,大量的資訊就在這樣的活動中傳遞,而創業者也可以從中學習,獲得資本市場以及各地區市場脈動的資訊,視野也就慢慢的不同了。

創業者跟創業者的交流也是,當你背後的股東有紅杉資本、Softbank 或者是東南亞 Tier 1 的 VC 時,創業者也會分享投資人間的好壞,能夠提供的資源有哪些,他們是如何完成一輪又一輪的募資,訣竅在哪、挑戰在哪。這也是造就視野的不同。

台灣的下一步?

如果說只是把現在的現況說完,但不採取任何行動,那也不會是基石的 Style。我知道目前有許多人在自己的崗位上,試著將台灣團隊帶到更國際化的舞台去,這些都是值得鼓勵的。有些人發展歐美市場,有些人發展日韓,而我們目前比較熟悉的是東南亞市場。

基石做為投資人,從投資人的角度我們會持續跟這樣區域型投資人互動,至少在投資人這一塊,台灣也不要缺席。但對於 Startups 這一塊,我們目前每季會定期讓我們投資的台灣、香港、新加坡創業者齊聚再一起,相互分享市場、募資、經營公司等經驗談,至少創造出可以有跨市場的交流,早期階段可以向成熟其階段的創業者請教。更長期,我們也會帶著我們投資的創業者往不同的市場去拓展。對於我們尚未投資的台灣團隊,我們也樂意分享我們看到的,多多少少也希望可以拓展台灣創業者的「視野」。

最後,我也推薦創業者,如果對於東南亞市場有興趣,如果你的題目是 AI 跟 Blockchain 相關的,也許可以試試看 AppWorks 的加速器,至少他們試著在台灣建立起這樣的環境,讓你在台灣就有機會跟區域級的創業者相互交流,申請連結可以點這裡

以上是本週的一些想法,也跟創業者分享。如果想提升視野,有機會我們碰面時,我也可以多分享我們看到的。若覺得基石創投的文章很有幫助,也請你幫我一個忙,多多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,也 Follow 基石創投的粉絲頁,我們會持續產出各類文章跟大家分享。

[布蘭登觀點 008] Sea Group 2019 Q2 財報解析:成長與獲利的選擇題

圖片來自 Sea 官網

我是布蘭登,畢業於台大數學系、商研所。與台大物理系、光電所畢業的 TP 一起管理基石創投 (我們是另類的理科創投?)。研究所時期對於網路創業與創業投資產生興趣,經過初創企業與大公司的洗禮,之後投入創投產業至今。

The Future is Unwritten.

自己一人獨處時,腦中常常會有許多的想法與小劇場發生,大多時候許多想法就這樣消逝而去,有些則是變成布蘭登自己的觀點。後來覺得還是要把這些微小的觀察與想法記錄下來,才能夠知道自己這些年來思想上的轉變。於是除了 [創業者這樣說] 與 [VC 101] 外,我又新增了 [布蘭登觀點] 來記錄自己的想法,也跟大家分享。

上週 Sea Group 發佈了他們在 2019 Q2 的財報表現,延續之前 [布蘭登觀點 002] Sea 財報解析 (上)[布蘭登觀點 003] Sea 財報解析 (下) 提到的一些觀察指標,我們來看看 Sea Group 這一季以來是否有什麼變化。

上次提到 Sea 主要的事業體不外乎是數位遊戲的 Garena 以及電商的 Shopee,下表是從 Sea Group 過去幾季的財報整理出來的總表,我把他分成三個類別來看,分別是 DE、EC and other Service 以及 Sale of Good 三類。第一個就是遊戲相關的營收,第二跟第三個就偏向電商的營收多一些。

圖一、Sea Group 2018Q1-2019Q2 主要指標表現,基石創投整理

DE (Digital Entertainment) 表現

遊戲一直以來都是 Sea Group 的小金雞母,從圖一看來,2019 Q2 營收大約 USD 229M,如果以過去 Sea 比較喜歡看的指標 Adjust Revenue 來看,調整的營收為 USD 443M,季增 12.7%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營收成長的速度慢了下來,沒有延續前兩季季增都在 60-70% 的力道。雖然遊戲也會受到季節性因素以及新遊戲上線狀況而有所影響,但成長減速也會讓公開市場的投資人,對於 Sea Group 有所擔憂,不過我認為 Sea Group 的主要成長引擎會是在電商那一塊,只要 DE 有一定的成長動能,且健康的成長,那就合乎我的預期了。

從圖二來看,DE 的毛利大概維持在 50-60%,就算再把行銷預算扣除,行銷費用率大概是 DE 營收的 4-5%,所以 DE 的邊際貢獻率還是有 50% 以上,近期的趨勢看來是健康的。

圖二、Sea Group 2018Q1-2019Q2 主要指標表現,基石創投整理

*部分藍色數字因 Sea 財報並無揭露,筆者依照過去比例估算之,待下季財報揭露後,再一併更新。

EC 相關服務表現

從圖一看來,EC 相關的營收 2019 Q2 來到了 USD 162M,如果以調整營收來看,那大概是 USD 177M,比較值得注意的是 Sales Incentives Net-off% 的比例從前兩季的 4% 上下提升到 8.38%,這個數字代表營收中,補貼的比例有多少,過去兩季降到 4% 左右是很健康的趨勢,但本季又跳回 8% 左右的水準,而 QoQ 只有 18.9%,代表如果沒有補貼多一點,那這一季的成長可能會更難看一些。我認為 Shopee 現在慢慢會面對兩難的選擇,到底是要繼續成長,還是要慢慢開始獲利,在這兩者之間取個平衡。

你可以從圖二看出,EC 相關的營收有持續成長,但背後代表的就是 Shopee 跟賣家收的手續費、廣告費等相關費用作為營收,Take Rate 過去三季分別是 3.36%、3.7%、4.33%,代表 Shopee 的 Monitization 引擎慢慢地轉了起來,不過從 GMV 的角度來看,過去三季分別是 USD 3.4B、3.5B、3.8B,成長速度也變慢了些,當然下半年往往才是電商的熱季,成長速度也有望隨之加快,但這樣兩難的選擇,應該可以在未來幾季的財報中,從 Take Rate 以及成長率中看出。

關鍵指標

圖三、Sea Group 2018Q1-2019Q2 營收組成,基石創投整理
把圖一跟圖二中的幾個關鍵指標畫成圖表,逐季來看,可以發現圖三中橘色跟紅色分別代表電商相關的營收,在過去這幾季已經慢慢的佔一定的份額,只是成長健不健康,則需要透過其他指標來觀察。

圖四、Shopee GMV 以及 Take Rate 2018Q1-2019Q2 ,基石創投整理

從圖四來看,Shopee 的 GMV 逐季增加,而 Take Rate 也逐季提高,證明 Shopee 是有能力從賣家身上變現的,不再只是過去我們認為只是靠補貼的蝦皮,但行銷費用花的有沒有效率,是不是亂撒,那就是我們得要再往下拆解的項目。

圖五、Shopee Take Rate 與 Contribution Margin 2018Q1-2019Q2 ,基石創投整理

從圖五看來,從 Contribution Margin 的角度,就是把行銷費用計入,蝦皮每產生 100 的 GMV,到底可以賺多少錢,以 2019 Q2 的數字來看。現在 100 元的 GMV 可以讓蝦皮拿到 4.33 元左右,但是相對應的金流成本、人員成本等考慮進去後,反而是虧了 0.85 元。若再考量行銷費用後,則是虧了 5.13 元。但從綠色的線來看,行銷費用的控管其實是有變好的。

不過你看過去幾季的數字,Take Rate 跟 Contribution Margin 中間的差額大概就是 10%,雖著 Take Rate 的拉抬 (紅色線條),或是讓 EC 產生正毛利 (黃色線條),蝦皮是有機會產生正的邊際效益,在其他條件不變下,蝦皮的 Take Rate 拉到 10%,並將毛利轉正,也許就有機會讓邊際貢獻轉正。10% 是個怎樣的數字,你去想想其他電商的毛利率,或者是邊際貢獻率,再來猜想是否有可能達到。如果覺得那個數字太辛苦,那就代表蝦皮的行銷費用率要在下降,應該透過更多 Organic 的方式獲取流量及留住消費者與賣家。

最後另外一個跟台灣有關的消息,就是蝦皮已經持續兩季在台灣都是獲利的了,也證明了台灣在數位經濟市場還是有很多的機會,甚至在這樣成熟的環境下,表現的夠好是有機會在短短幾年內就獲利的。

今天的布蘭登觀點就到此,簡單的分享我看到的資訊,也希望你們可以看到之前沒看到的細節。若覺得基石創投的文章很有幫助,也請你幫我一個忙,多多分享給有興趣的朋友,也 Follow 基石創投的粉絲頁,我們會持續產出各類文章跟大家分享。

為什麼要向外走?創業者,從現在起就調整你的 mindset

作者:Candice

Candice 目前是基石創投的實習生,就讀於政大企管與財管。在西雅圖交換時修了一門創業財務而對創投產生興趣。喜歡接觸新事物、打籃球還有狗。


在進入本篇的主題之前,有個問題想問創業者們:

為什麼創業?

一定是因為你深信有能改變社會的信念與價值,又正好天時地利人和。如果你的新創公司已成立一年,那麼恭喜你已經從10%的競爭中倖存!但你是否有預期自己的 business 三年、五年後的樣子?是否曾試想過這場創業之旅的 end game?

如果你只想擁有穩定的收入,也許月營收兩、三百萬的生意,那台灣市場就已經足夠;但如果你的眼光更遠,抱持「Go big or go home」的心態,從第一天起就要有朝更大的市場前進的計畫。這樣的創業團隊是基石更有興趣合作的對象,我們相信如同 Google、Facebook 等數位新創與科技會持續顛覆人們的生活。以下是我們鼓勵台灣團隊跨出去的原因:

台灣的市場規模

單看台灣市場,假設新創做的是面對消費者的市場,無論如何擴張,最多可觸及 2,300 萬人;隨著人口成長率逐年下降,若更進一步細分,未來需求將集中於特定族群如中高齡人士,但以總需求量來看實在難見強勁的成長動能。另一方面,儘管面對企業端,若你的客戶所在的產業鏈最終也是面對台灣的消費者,其實就如前述。

下圖為東南亞區域主要國家的人口數統計:

圖一、東南亞國家人口(資料來源:Worldmeter,基石創投整理)

除了人口問題,,還有國家發展速度、地區與年齡分布等因素要考量,但這些數字仍能呈現出台灣相較於鄰近國家內需規模的差異。

台灣的資本市場

一個市場的吸引力除了需求面,也包含了其資本市場的活躍程度,對企業來說就是公開市場。為什麼要考量到這點?公開發行(initial public offering, IPO)的目的包含一次性大筆融資,可作為早期投資人的出場管道、管理團隊以及員工的獎勵手段、公司聲譽及信用的保障。至於為何公司的股價越高越好?這可以用本益比(price-to-earnings ratio, P/E ratio)的概念來解釋,也就是投資人願意給出高於每股淨利(earnings per share, EPS)數倍的價格。

本益比越高,代表股價、市值也都越高。擁有較高的 P/E ratio 或是市值對一家公司來說至關重要,除了反應投資人對公司前景有較高信心,也會影響公司內部員工及經營層的士氣和未來再融資的成本。簡單舉個例子,A 和 B 公司淨利都是 1B,A 公司的本益比為 5、B 公司為 2,市值就分別是 5B 和 2B。假設兩家公司都預計隔年再增資 500M,則 A 公司只需稀釋約 9% 的股權,但 B 公司則需稀釋掉 20% 的股權,接近本益比的倍數差,使 P/E(或是 P/S(price-to-sales ratio)較好的公司,更有能力獲取資金進行各式擴張與併購。

以下為台灣與東南亞數位/網路產業企業 P/S ratio 的比較(見表三與表四)。為了維持一致性,我們以 P/S ratio 取代本益比,二者的差別在於有些新創團隊尚未獲利及上市,此時就以營收(sales)代替淨利(earnings)、估值(valuation)則等同於市值(market capital):

*以 2019.08.14 的市值為基準,並由 3Q18 到 2Q19 為過去一年營收 

表三、台灣數位經濟產業上市公司 P/S Ratio (來源:TWSE,基石創投整理)

*Sea 集團為上市公司,市值日期同表三,Grab、Gojek 參照最近一輪募資的新聞披露資訊

表四、東南亞數位經濟公司 P/S Ratio (來源:techcrunch & Yahoo Finance,基石創投整理)

從表中可見台灣市場規模限制也反應在以上企業的  P/S ratio 上。相較之下,兩年前上市的 Sea 集團 P/S ratio 都還高達 15.06,其他兩間也都高出台灣相應的公司。當然,P/S ratio 會隨著地域、產業類別和公司階段而有所不同,前述所列的台灣公司都已上市一段時間且較為成熟,似乎不能那麼直接且完全歸因為市場因素;但上表中已上市的 Sea P/S ratio 仍高出許多,可推論現階段投資人認為東南亞市場不論是潛在市場範圍(total addressable market, TAM)或成長速度,皆有機會優於台灣。

最後,來看看過去三年內台灣市場上市櫃公司的數量與產業類別:

*資料統計由 2017.01 至 2019.08.14

表五、過去三年上市櫃公司家數(來源:TWSE 與櫃買中心,基石創投整理)

圖一、過去三年上市櫃非製造業企業家數(來源:TWSE 與櫃買中心,基石創投整理)

在過去三年上市櫃的 127 家企業中,僅有 11 家是非製造業(製造業以電子設備占大宗),其中金融占 2 家(銀行)、觀光占 3 家(餐廳、健身房及旅遊業)、電子商務 1 家(即創業家兄弟)、其他 2 家(公關、活動代理)。

由上述分析可見,台灣的網路新創團隊若僅專注於本地市場,預期的 P/S ratio 其實相當有限;相較之下東南亞市場因 GDP 成長快速、網路人口紅利擴大內需規模等因素,使投資人願意給出更高的 P/S ratio,這也是為何基石創投一直鼓勵團隊往外走。

下一篇文章將和創業者們分享在有了這樣的 mindset 後,該如何衡量是否要拿投資人的錢、並回過頭來調整自己說故事的角度。基石創投一直努力在讓台灣的新創生態圈更好,歡迎創業團隊訂閱基石創投的粉絲頁。也歡迎對新創、網路與投資有興趣的朋友,一起加入我們!